医院新闻

服务电话 
029-89550001
116114
12580、114

媒体报道

您的位置: 首页 > 医院新闻 > 媒体报道 > 正文

“她被称为4万名孩子的妈妈”--记西北妇女儿童医院辅助生殖中心主任师娟子

发布日期:2021-03-18     编辑:陈宁     点击:

中国尚无不育症患病率的确切统计,世界卫生组织调查数据为14%-15%,而按目前的临床统计,中国有1/8的育龄夫妇患有不孕症。如果以人口的1/4作为育龄人群,以其中10%为不孕症的比例来算,全国将有900万—1200万不育人群,这是一组相对保守的数字。

初步推算,人口为1000万的西安也会有10万左右的不育人群,如果其中1/10来做辅助生殖的话,也有1万人左右。而我们今天见到的这位主人公,她被大家称为4万名孩子的妈妈,她就是西北妇女儿童医院辅助生殖中心主任师娟子。


“她被称为4万名孩子的妈妈”

——记西北妇女儿童医院辅助生殖中心主任师娟子

文/本刊记者 陈宇宏


第一例试管婴儿

1978年,人类第一例试管婴儿在英国诞生,取名路易斯·布朗。路易斯的诞生引起了世界科学界的轰动,甚至被称为人类生殖技术的一大创举,也为治疗不育不孕症开辟了新的途径,媒体们兴奋地称呼布朗为“超级宝宝”,并通过报纸向全世界宣告她的降生。

33年前,也就是1988年3月10日,作为北医三院妇产科的医生,张丽珠和孩子妈妈一起参与了生命的孕育过程,并且亲手迎接了婴儿的出生,这是我国大陆首例试管婴儿诞生。

2001年师娟子开始从事生殖保健工作,第一个原因是陕西的第一例试管婴儿是1998年在交大一附院曹赞孙老师的团队诞生的,这件事对她产生了很大影响;第二个原因是在读博士期间,她在跟随姚元庆教授做课题,姚教授团队也开始做试管,当时看到这个技术如此先进,且有很大一部分患者有需求,于是从2003年起,开始了她在西北妇女儿童医院长达17年的生殖保健生涯。

回忆起刚开始做试管的时候,她印象特别深刻,做到第三例,是一位来自河南的42岁女性,给她移植完后胚胎质量特别好,她几乎是被她爱人从移植室抱着出来的,14天后,测血确定怀孕了,这是师娟子做的第一例成功试管案例。

转眼30年过去了,说到这个,她嘴角微微扬起,眼神从容坚定。


“没有孩子的家庭是不完整的”

这句话相信每个人都听到过。

人们认同这句话的原因不外几个:孩子代表人生的延续,是感情的结晶,更重要的是,他身上流淌着父母相同的血液。所以对于许多家庭来说,有一个孩子,是期盼,也是执念。他们不惜四处奔波求医,耗尽全部力气,只求拥有一个孩子。但即便过程艰难,却并非每个故事都结局完美,有人得到了许多,也有人失去了全部。

师娟子理解没有孩子的人的痛苦。每天都能见到很多患者奔波于各大医院,上门诊时病人诉说最多的,是无法生育的痛苦和自卑,因为没有孩子,她们中很多婆媳不和,婚姻破裂。

前些年,有一位患者对她触动很大。患者来自咸阳永寿县,当得知试管失败时,她就坐在门诊大厅的地上大哭起来,一边哭一边说:“我不知道我该怎样活下去,我把我家仅有的一头牛都卖了……”

师娟子当时内心特别难过,虽然事实上她只是帮她看病,事先她也跟她强调过,这件事情失败的概率是常有的。

这件事对他们整个科室上上下下都产生了很大触动。后来他们会告诉每一位患者,试管不是百分之百成功的。辅助生殖中心的每层楼上都设有醒目的文化墙,提醒医师们,一定要将各个年龄组做试管婴儿的活产率告诉患者,让患者们慎重考虑是否要做。并且一再提示患者,一定不能借钱做,不然会产生很大的心理压力。

一方面要为患者减费用,一方面要求自己的技术更加精进。现实倒逼着师娟子要让自己改变。

如果20多岁的人本身没什么致病因素,通过做试管基本有把握让患者怀上,35岁以下的成功率能到50%~60%,到35岁可能就30~40%,到40岁就百分之十几了,如果到了46岁以后,成功率趋向于零。因此年龄非常重要。

师娟子认为,最关键的一点,还需要加强大众对生育的认知——在适当的年龄做适当的事情。不能等到35岁以后再去要孩子。现在出现明显的倒挂现象,农村生育35岁以下的多,城里生育35岁以上的多,越是高知越生得晚。如果老百姓人人都有较高的生育认知,会省很多事。


将不孕症、孕妇产前基因检测纳入医保

很多年前,在一个中午吃饭的间歇,一位患者在楼道吃着一个干饼,就着白水。师娟子问她,你为什么不去街边吃碗面?当时一碗面要6块钱。她说,我所有的钱都是借的。

师娟子突然意识到,对于这位患者来说,花3万块钱,未来她可能有很多年都要去靠打工挣回这个钱,但这3万块钱却不能保证她怀得上。

师娟子跑到距离西安近600公里的榆林,找到榆林最大的医院见到他们院长,告诉他,我是陕西省妇幼保健医院辅助生殖保健中心的医生,我希望你们这里能开展一个不孕门诊,让你们患者的术前化验和前期检查都在你们当地做,做试管的时候再到西安来。

因为100位不孕症患者里面,只有10位患者需要做试管。患者十天、半个月在西安的话,开销太大,而等移植的时候再过来的话,费用会减少很多。

榆林的院长当时以为师娟子要承包这个科室,师娟子解释道,“我没有这想法,我只是希望你们能开展这个科,你们可以派人来我们科室进修,我们不收取任何费用。我们派我们的人去你们那里坐诊,把你们的人带出来,我们告诉榆林的患者可以在当地先做相关检查。”

在师娟子看来,如果她自己拿着3万块钱去干一件事情,而这件事情的成功率只有一半的时候,她的心理压力也会很大。所以现在遇到困难大、年龄大的患者,师娟子会想办法尽量降低她们的费用。

日常工作中,师娟子每月需要接诊700余名患者,对基层群众的生殖健康问题有着绝对的发言权。在任职陕西省政协委员的这几年里,她关注最多的还是医疗行业的问题,希望通过履职,积极反馈百姓呼声。目前不孕不育症患者的数量每年不断增加,她连续多年提出建议,将不孕不育辅助诊疗费用纳入医保范围,大大降低不孕不育人群的经济负担。这样的举措有利于家庭幸福、社会和谐,有助于我国人口数量健康持续发展。


“任何一个不孕症患者走进来,希望是一个孕妇走出去”

川流不息的病友,最终成为师娟子办公桌前每月助孕成功率统计数据的分子或者分母,她们多数人收获喜悦,但有人难免失望。试管婴儿项目刚开始,师娟子所在的中心只有七八个人,现在科室员工已经将近160人了,临床医生40多人,博士或高级职称占30%。人员梯队建设合理,培训严格。中心有独立的胚胎实验室3座,购置的设备均是世界最先进的,全部设备价值3000万以上。质量管理上精耕细作,2015年通过国际ISO 9001质量管理认证,2018年通过升级改版认证。因此,中心的试管怀孕率稳定并一直处于全国领先水平。

之前中心的双胎率与全国类似,基本上在30%左右,有10个孕妇怀孕的话,那么中间可能有三个可能是双胎或者是三胎。自从实行了单胚胎移植的策略以后,现在80%的人都是单胚胎移植,而且怀孕率没有受到影响,仍然保持在60%左右的临床妊娠率,而双胎率已经降到了7%、8%左右,和一些欧美的发达国家基本接近,这项技术在推广的过程中,极大地降低了双胎率,同时临床怀孕率没有变化。

这里的每一名医学工作者,都得有“精诚仁朴”之心,师娟子说她很荣幸从事了一项很伟大的事情,还有什么事情比帮助增添生命更有意义?

每一名走进医院的患者都曾经历坎坷,她们的求子之心比任何人都急切,从做出决定、检查、取卵,到怀胎十月并最终生下宝宝,这是一个漫长而惊心动魄的过程。

医师们没有理由,也没有资格,去漠视她们的感受。如何让怀孕率更高,让患者费用率更低,增加患者的满意度是他们的使命。师娟子认为,医疗专业是一门纵深发展的课程,30年以来,一代一代的医疗工作者不断努力,已经攻关了许多医学难题,而这些年医院也引进了先进的辅助生殖技术,保持了医院在辅助生殖技术领域的领先优势,“试管婴儿”的妊娠率亦在逐年上升。

他们要做的就是加强这方面的科研,让更多的新技术应用到临床上来。同时带教,让学生、年轻的医生成长更快。

师娟子要对出生的这4万多名宝宝进行后续的随访跟踪,研究试管出生的孩子和正常的孩子到底有多大的差异,这是她作为医师的职责所在;而关心孩子们是否能健康长大,恐怕也是她作为“母亲”的本能意愿。



师娟子

西北妇女儿童医院辅助生殖中心主任,中华医学会生殖医学分会常委,男科学组副组长,中华医学会妇产科分会内分泌学组委员;陕西省医学会生殖分会主委。

所获荣誉

2011年全国“巾帼建功标兵”及“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”

2014年“全国优秀科技工作者”

2015年获“全国先进工作者”

2019年获“国之名医—优秀风范”

2021年获“全省担当作为好干部”

科研成果

主持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一项,主持陕西省科技计划项目三项。作为项目负责人,2011年及2017年两次获陕西省科技成果二等奖,2019年获第三届“妇幼健康科学技术奖”一等奖。2017年作为团队带头人组建了“西北妇女儿童医院辅助生殖创新团队”,并入选2017年陕西省“三秦学者”创新团队支持计划。以第一作者或通讯作者发表专业论文50余篇,其中SCI论文16篇,出版、编译书籍2部。


摘自《西部大开发》杂志  2021

上一篇:“星星的孩子”在成长
下一篇:关爱罕见病患者,从“看见”开始